來源:中國能源報  作者:趙紫原

        

        “當下,應逐步建立按效果付費的補償機制,建立儲能廣泛參與各類輔助服務的合理化補償機制,根本上說,建立向用戶傳導的輔助服務市場的長效機制?!?/span>

        

        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中國華能集團有限公司黨組書記、董事長舒印彪建議:“加快建立輔助服務市場和容量補償機制,按照‘誰受益、誰承擔’的原則,給予提供調頻、備用等輔助服務的煤電機組合理補償,化解沉沒成本,促進煤電產業可持續發展?!?/span>

        

        電力輔助服務市場,即電力市場中引導各類型機組,在合適的時間提供合適數量的輔助服務,并獲得合理的經濟激勵。據了解,我國電力輔助服務市場的交易品種主要包括調頻、調峰、備用、黑啟動等,火電和水電機組為輔助服務提供方,也是輔助服務成本的分攤主體。

        

        業內人士認為,就目前補償機制而言,輔助服務市場陷入了發電側“零和游戲”中,既要出錢還得出力,長期為電力系統安全穩定運行無償承擔成本的補償機制亟需糾偏。

        

        發電側承擔輔助服務成本

        

        2015年“9號文”頒發后 ,電力輔助服務開始市場化探索。截至目前,電力輔助服務市場機制已在華中、東北、華北、華東、西北等地啟動,電力輔助服務市場“味道”漸濃的同時,市場主體逐漸擴圍。

        

        某不愿具名的業內人士告訴記者:“2011年,華北地區引入儲能技術參與輔助服務補償機制,形成了我國特有的‘電化學儲能聯合調頻模式’,該模式在京津唐地區和山西得到廣泛應用。本輪電改啟動后,極大促進了儲能在電力輔助服務中的應用。同時,需求側也正參與到電力輔助服務隊伍中?!?/span>

        

        據國家能源局統計,截至2018年底,全國(除西藏外)參與電力輔助服務補償費用共147.62億元。這些錢由誰提供?國家能源局數據顯示,其中,發電機組合計分攤118.95億元,占比為80.58%。

        

        據了解,我國大多數地區對發電企業應承擔的輔助服務進行了規定:負荷率50%以上的發電調節服務為基本服務,不給予另外補償;機組出力在50%以下,則需另外補償,各省的輔助服務補償標準有所不同。

        

        上述業內人士告訴記者:“也就是說,發電機組提供了應有強度的輔助服務為基本義務,提供高于自身強度的輔助服務可獲得補償,提供低于自身強度的服務則需繳費,這是目前的輔助服務市場的分攤機制?!?/span>

        

        補償模式和力度均不合理

        

        華北電力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教授袁家海認為,當前補償機制并不合理,隨著新能源的大規模并網,電力系統調節手段不足的問題越來越突出,原有補償模式和力度不能滿足系統需要。

        

        補償模式方面,多位受訪專家均表示,從根本上說,輔助服務作為一種公共產品,所有系統主體均是受益者,不應只是發電側分攤成本。

        

        袁家海表示:“輔助服務補償機制推行最初,是為了解決發電企業之間提供輔助服務的公平性問題,暫由發電企業承擔。然而這種做法沒有明確上網電價中是否考慮輔助服務成本,只把沒有參與輔助服務的機組視為少做功的機組,這是不合理的?!?/span>

        

        隨著上網電價逐步放開,實際交易中,發用雙方協商形成的電價僅針對電能量價格進行博弈,輔助服務費用并未包含其中。同時,我國總體輔助服務價格占比相對國外市場化國家偏低。

        

        補償力度方面,華東電力設計院智慧能源室主任吳俊宏告訴記者:“目前,主動參與輔助服務的發電機組獎勵不足,被動參與的生存得不到保障。輔助服務市場表面是解決系統的實時平衡,背后則是機制如何保障系統主動具備實時平衡的能力。市場機制不夠合理,要么讓輔助服務提供商虧損,要么退出提供服務,最終受影響的將是整個電力系統?!?/span>

        

        換言之,按照“誰受益、誰承擔”的原則,輔助服務市場成本由發電側提供本就不合理,但目前發電企業“既要出錢、還得出力”,也未能獲得合理補償,淪為沉沒成本。

        

        亟待建立合理補償機制

        

        有業內人士表示,煤電大面積虧損的核心原因,是煤電為可再生能源接入系統帶來的高成本“買了單”,無償承擔了大量成本,輔助服務則為其中一部分,當下亟需建立合理的輔助服務補償機制。

        

        吳俊宏表示,用戶是造成電力系統負荷峰谷差的根本原因,也是電力系統安全運行最大的受益對象?!鞍l電側方面,應進一步提升能有效提供輔助服務電源的激勵機制;用戶側而言,應通過獎懲機制激勵用戶參與到輔助服務市場,從根本減少系統對輔助服務的需求壓力?!?/span>

        

        袁家海認為,現貨市場可使原有的輔助服務市場更有效率?!巴ㄟ^發電商之間的競爭優化、用戶側儲能和需求響應的加入以及輔助服務產品的價值重新定義評估,可以促進電力系統內各種資源的高效利用,從而降低電力系統整體的成本,這樣不僅提供輔助服務能力強的運營商可以獲得更多利益,包含輔助服務成本的輸配電價也會降低,三方互利?!?/span>

        

        “結合新一輪電改的情況來看,輔助服務的主體范圍要重新定義,原有的補償機制和用戶側機制都不適用新的發展需要。當下,應逐步建立按效果付費的補償機制,建立儲能廣泛參與各類輔助服務的合理化補償機制,根本上說,建立向用戶傳導的輔助服務市場的長效機制?!鄙鲜鰳I內人士表示。

        

2020年06月04日

未來十年太陽能電池對白銀的需求將達8.88億盎司
一周光伏產業鏈行情動態監測(6.1~6.4)

上一篇

下一篇

發電側出錢又出力、電力輔助服務市場誰買單?

添加時間:

來源:太陽能網  

聯系我們



微信號:tynzz1980

電 話:18510330733


本站微信

本站微博

微博昵稱:

太陽能雜志1980


本站原創

行業新聞

企業風采

体育彩票6十1开奖查询